峥嵘十年|守护大理洱海:当“水质风向标”海菜花连片绽放

洱海水面上绽放的“水质风向标”——海菜花。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来源于大理市委宣传部供图

“苍山不墨千秋画,洱海无弦万古琴。”无论是苍山洱海,还是“风花雪月”、柔软时光,大理,是很多人心中向往的诗和远方。

但这座享誉国内外的旅游名城,却一度因洱海的水质问题,使当地老百姓、客栈经营者与游客陷入彷徨。

2017年年初,云南省委、省政府作出了“采取断然措施,开启抢救模式,保护好洱海流域水环境”的决策部署,随后大理州掀开了围绕洱海治污的“七大行动”,同年3月底,大理市发布“最严洱海保护令”。

自治污以来,“十三五”期间,洱海的水质已32个月保持在Ⅱ类,2020年、2021年连续两年水质评“优”。没有发生规模化蓝藻水华,曾消失的“水质风向标”——海菜花,也于2018年起开始在洱海出现,至2022年夏天时,洱海水面海菜花连片绽放,已成了游人聚焦的主角。

村民:靠水吃水

一名环保工作者正在划船清理水藻。

“靠山吃山,我算是靠水吃水。”在洱海边古生村土生土长的何利成说,他虽文化水平不高,但明白洱海的好坏与他及子孙后代的生活息息相关。三十多年来,何利成所从事的营生都离不开洱海,但因为洱海的污染经历曲折。他曾经历取消网箱养鱼、取消机动船的“双取消”,退鱼塘还湖、退耕还林、退房屋还湿地的“三退三还”,及“七大行动”等当地为保护洱海实施的措施。

何利成的记忆中,在他小时候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洱海的水质很好,“水清澈,可以看到水深七八米处长着的海菜花,竹竿绑着镰刀割上来,真是太好吃了。”他分析,彼时大理居住人口少,农业上也没有大面积大规模使用农药,农户家中的垃圾也能清理后发酵施肥再利用,所以没有污染源。

因洱海水质好,资源丰富,何利成自15岁就开始在洱海以捕鱼为生,并置办了渔船。直至1996年,洱海大面积暴发蓝藻,情况急转直下。当地政府采取相应措施,取消网箱养鱼和机动渔船。何利成不得不以低价卖掉了渔船。

何利成回忆,取消机动渔船后,他承包了鱼塘开始养鱼。然而,2003年时洱海再一次暴发蓝藻,按照当地“退鱼塘还湖、退耕还林、退房屋还湿地”的要求,何利成承包的18亩鱼塘全部关停。不得已之下,他到异地承包水库养鱼。

海西新修的环湖生态廊道,禁止车辆通行,此前这里属于村道,车来车往,现在只可乘坐观光车或散步。

2014年,电影《心花怒放》上映,这让大理的旅游业空前火爆。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和游客的蜂拥而至,大理的客栈民宿数量和质量都呈现井喷式发展。这一年,何利成也回到老家,把自家改造成民宿,这也是他们村里开起的第一家客栈。“回家就是为了陪家人,一年收入二三十万,足够养活一家人了。”

2017年,大理市实施洱海保护治理工作指挥部指挥长张勇在接受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采访时称,洱海进入了富营养化中期。如果治理不及时,就今后的治理周期和治理成本来说,代价都比较大。根据洱海流域保护局关于水质情况的通报,2016年洱海水体透明度是十年以来最低的一年,当年洱海流域污染负荷排放总量和2004年相比增加了50%以上。洱海中的氮、磷已经远远超标。

2017年年初,大理州启动以洱海流域“两违”整治行动、村镇“两污”治理行动、面源污染减量行动、节水治水生态修复行动、截污治污工程提速行动、流域综合执法监管行动及全民保护洱海行动为主要内容的洱海保护治理“七大行动”。为更好保护治理洱海,2018年,大理市划定“三线”,为洱海湖区、湖滨带和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三个区域划出蓝、绿、红三条保护界线,涉及全市环海8个镇、24个村委会、1806户的生态搬迁。

何利成家的客栈部分房屋被划入洱海保护红线范围,需拆除客栈近三分之一的面积。这次,何利成积极配合拆除、搬迁,客栈暂时关停。“我们是靠洱海的美丽环境来赚钱养家,洱海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如果毁了,那谈什么发展?”何利成说。

现在,有了湖边缓冲带,洱海绿化生态已修复,生态廊道已修好,环湖的房屋也改造好了,这让何利成坚定了对未来发展的信心。

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生态环境学院副院长江荣风教授和他的试验田。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

客栈:从进退两难到未来可期

2015年,肖雪第一次到大理旅行就喜欢上了苍山洱海和它的柔软时光,“这里符合那种向往中的诗和远方。”

回到成都之后,肖雪打算在工作上转行时,公司领导建议她去大理为公司打理民宿。这符合肖雪当时的梦想,为此,她先在成都的民宿工作熟悉这个行业,并联系大理的客栈民宿老板,不断了解当地的行情。

而2019年到大理时,肖雪发现想象跟现实差距太大。“说实话当时真的是心灰意冷。”肖雪说,她所打理的民宿在环海西路葭蓬村,因为洱海正处于整治期,当时原先的客栈已拆了一半,门口的路面没有修,还是泥巴路,苍山洱海的美景被眼前工地遮盖,无法看到“家家都是独立小院,私人沙滩,诗和远方的那种状态”。

与此同时,洱海边有些客栈停摆持观望态度,有些选择了撤离,像肖雪公司一样在当时新开客栈的并不多。肖雪说,2017年开始整治之后,洱海西边的客栈业一落千丈,很多人觉得客栈开不下去了,而他们公司为开客栈转让费投入了850万元。“别人都觉得我们老板疯了,都啥时候了还敢投资建设装修,其实我们心里也是打退堂鼓。”肖雪说,他们当时也有些进退两难,但还是坚持了下来。

肖雪介绍,在装修的过程中,他们的工人都是从成都请过来的,还特意请了设计师,按照季节的变化,观察每天几点钟太阳光能折射到客房的床头、床尾或浴缸,据此规划设计。

直到2020年元月,肖雪公司的民宿传家合院正式在洱海边营业,他们定位高档精品民宿,共14间客房。肖雪介绍,同年1月19日,他们在香格里拉举行了开业的发布仪式,并进行了推广,“两天之后,我们前台的4部手机一天24小时都有人打,都是订房热线,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生态搬迁后安了新家的村民何利成。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

今年暑期的旅游小高峰和国庆黄金周,民宿的房间也基本满房。这让肖雪觉得,回头看一切都是值得的。肖雪说,当时他们公司领导就认为,跟所有环湖的客栈餐饮经营者一样,大家都要经历这个暂时阵痛,但既然背靠苍山、面朝洱海,就该去支持洱海的治理。“我们公司领导说,你想,如果是你住在这个地方,门口一阵风飘过来的是一阵恶臭,别说游客,你会是什么体验?”

如今,洱海水质越来越清,一度消失的海菜花今年再度在湖面连片绽放,“我问过村里的大叔,海菜花今年开始又多了,它是水质的试金石。”在肖雪看来,无论陪伴父母孩子的亲子游,还是跟爱人伴侣一起度假,在生态廊道散步,在洱海的唯美空间里都是一件浪漫的事。“你走走路随便一拍都是画,一年四季风景都不一样。”

除了大理的自然风光,肖雪对大理的历史民俗文化特别感兴趣,她认为大理悠久的历史文化特别有魅力,“比如南诏国的历史、苍山上的夫妻云、大理风花雪月四景故事的来源,都有唯美的故事。我觉得应该让更多的人除了因为自然风光来大理,还因为大理的文化来大理”。

2022年元月,大理推出了“苍山为盟·洱海为誓——情定大理·一生有你”的文旅产品。肖雪得知后激动不已,因为现在的大理作为婚礼的热门目的地,在国内仅次于三亚,政策的支持、生态环境的改善和旅游业的健康发展,使她对未来充满期待“觉得未来可期”。

客栈旁边的生态廊道,水面上开着海菜花。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

科技小院:增产增收减少污染

近年来,云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洱海保护,随着云南省、大理州政府先后启动“六大工程”、“七大行动”、“八大攻坚战”,洱海保护取得显著成效。然而,当前的洱海保护仍面临三大挑战:面源污染来源不明、贡献不明,作物产值低、环境损失大,洱海保护与农民增收协同难。

在此背景下,中国农业大学、云南农业大学、大理州政府三方合作,由院士引领的古生村科技小院(洱海流域农业绿色发展研究院)于2022年2月14日正式揭牌,旨在阐明面源污染来源、提出精准防控措施,创建绿色高值种植模式、实现周年亩均产值过万,打造流域环境保护与农业高质协调发展的国家样板。科技小院联合来自国内的20多家科教、企业单位的200多位科技人员和学生,常驻在大理古生村,打响了“洱海水质保卫战、高值农业攻坚战、乡村振兴阵地战三大战役”。

云南农业大学副校长、资源与环境学院院长、洱海流域农业绿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赵正雄向澎湃新闻介绍,大理古生村科技小院的使命主要是围绕洱海保护和绿色高值开展工作,实现农户、企业、政府、学生、学校的多方共赢。

洱海一角  

赵正雄说,洱海流域大约有50万亩耕地,作物包括水稻、玉米、油菜、烤烟和马铃薯等,烤烟的产值稍高,亩产值约七八千元,但受种植计划、收购计划的调控计划限制,传统种植产值低。像水稻和玉米的产值,种植好一点的亩产六七百公斤,按市价产值不会超过3000元,油菜的产值稍高,云南全省的正常产量一亩地约170公斤,按市价7元一公斤来算,也才1190元。“所以大春种植的水稻玉米和小春种植的油菜这些都加起来,一亩地一年也就四五千元的收入,生产过程相对来说绿色了,但经济效益起不来。”除此,还有一部分是种植蔬菜,大蒜产值较高,但对环境影响较大,所以只能停止种植。

针对“高产值的不绿色,绿色的不高产”,赵正雄说,科技小院的目标是水稻、玉米、烤烟种植亩产收入要到万元,“我们自己的目标是亩产收入要达到12000元-13000元”。

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副院长、曲周实验站站长江荣风介绍,生态绿色种植旨在减少田间地头的排放,减少污染,投入少、但产量好,他们研发的水稻种植技术,在古生村试种时,稻穗分裂增长了20%,亩产达840公斤,比有机肥种植增加140多公斤,而排放的氮磷比常规种植减少40%,“效果理想,下一步将扩大规模。”目前,科技小院团队按传统、绿色、有机3种模式,在古生村70亩的试验田里种植水稻,并时刻监测外排的水质。

除了给农户增收,减少田间污染源,企业也是科技小院的重要客户。云南农垦集团、生产化肥的云天化集团、在洱海流域进行有机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顺丰洱海环保公司等4家企业,都已在科技小院立项相关项目。

云南农垦集团大理公司生产部副经理张建平说,根据云南省委省政府的统筹,他们公司的洱海流域水稻绿色种植基地项目立项,以公司+基地+合作社的方式,由生产专员联系合作社,组织村民实施种子、化肥、农药的操作生产,根据合同,每亩地产量超过500公斤后,每增加1公斤就奖励3元钱。“我们的有机种植水稻产量530公斤,科技小院的绿色生态种植产量800多公斤,接下来我们也可能会利用他们的技术,降低成本、提高产量,同时打造田园风光、一路一景,在农旅方面做文章。”

目前,科技小院总计立项11个项目,经费达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对当地水土条件和传统种植技术比较熟悉的村民何利成既是农垦集团在种植基地田间地头的管理人员,也是科技小院唯一外聘的“校外讲师”。“我想为洱海再做一点事情,就是去田里发展绿色种植。”56岁的何利成说。

 


Warning: error_log(/home/www/wwwroot/goldwellspring.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813.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www/wwwroot/goldwellspring.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