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留下当替补,C罗和曼联的感情,消磨殆尽

C罗只能留在曼联。

夏窗收官日,球市没有惊喜,最高一笔交易不过2800万欧元,最大牌的转会不过回游伦敦的奥巴梅扬。

有人离开,就注定有人留下。在诸多选择留守的人中,C罗是最大牌的那一个,或许,也是最尴尬的那一个。

从赛季结束就立马变卦,指名拜仁、切尔西甚至巴萨作为下家,到连番被拒后略显“饥不择食”地联系马竞、里斯本竞技甚至那不勒斯……

然而,经历了太多“十动然拒”的C罗,最终还是无奈地留在了老特拉福德。

等待他的,不再是球迷的欢呼,而是一向都不习惯的替补。

C罗倒钩,差之毫厘。

四处求职,八方碰壁

夏窗截止日,英超第5轮曼联客场对垒莱斯特,而C罗进入比赛名单,基本意味着转会那不勒斯的最后努力,已经告吹。

虽然在比赛尾声登场,还有一次漂亮的倒钩射门,但C罗还是不经意间创下了两个尴尬纪录:


自2005年12月以来,“总裁”首次连续3轮打替补。
2008-2009赛季至今,C罗首次连续5轮未能进球。


赛后,率领队友向随队观战的曼联球迷谢场的C罗,主动避开了媒体,只在个人社媒上例行公事地感谢了球迷。

事实上,早在本场开打之前,C罗留队就已经板上钉钉。滕哈格在赛前接受采访时,透露两人经过会面后达成一致,至少在明年1月冬季转会窗开启前,C罗仍是曼联的7号。

然而,选择留守并不意味着此前C罗尝试转会的各种努力,就此被外界遗忘。

替补C罗在场边热身。

就在上周英超战罢后,继续替补出场的C罗,还在为转会那不勒斯继续努力——对方老板德劳伦蒂斯也一度表态,只要曼联愿意以1亿欧元以上买进奥斯梅恩,C罗就是他们的首选。

遗憾的是,已经为安东尼花了9500万欧元的曼联,早已宣布引援行动结束……

而拜仁总监萨利哈米季奇此前更是刻薄:“签下C罗是不可能的,我也没和他通过电话,但对于这个级别的巨星,你无须为他感到遗憾。”

作为C罗母队,里斯本竞技也最终没能迎回游子,被视作C罗回归最大障碍的主帅阿莫里姆,也果断甩锅:“C罗是曼联球员,里斯本竞技没有得到签下他的机会,即便他真的想来,我也从来没有威胁要辞职,那都是假消息。”

至于最具备理论上签下C罗可能的切尔西,球队也在关窗当天,选择了更物美价廉的奥巴梅扬。


种种迹象都表明,没有球队能承担C罗高达50万英镑的周薪,也没有球队愿意为C罗冒险改变战术。

C罗和皇马队友卡塞米罗在曼联重逢。

爱没了,人还在

从去年夏天回归梦剧场时的激动人心,到如今成为球队多余人甚至累赘…
…爱没了,人还在,足球世界没有童话故事,一切都格外现实而残酷。

早在朗尼克确认离任,高层一早敲定滕哈格时,C罗在曼联的前景,就变得格外微妙。

强调高位压迫、全民皆兵的荷兰人,并不喜欢在前场懒洋洋游弋,等着队友将球送到脚下头上的C罗。

毕竟,他一手打造的阿贾克斯青年军,主力中只有塔迪奇一名80后,但塞尔维亚人是全队跑动最多的球员。

而即便是C罗的两位前任,也对葡萄牙人的价值并不那么认可。下课后的索尔斯克亚,就曾意味深长地表示:
“签约C罗,是我执教时期一个关键且有决定性的转折点。”

至于朗尼克,德国人和C罗八字不合,从上任之初就已经注定。

比赛结束后,C罗有些落寞。

不愿意打替补,不出席球队答谢宴,批评队友组织不力,兵谏主帅要求马奎尔打替补,拒绝球队训练计划选择单独加练,这些都让重视纪律的朗尼克分外不满。

对C罗并不感冒的滕哈格,上任之初也目睹了门德斯四处推销客户,球员本人也缺席了多场季前赛。

尽管弗格森出面说和,让将帅一度相安无事,但热身赛对垒巴列卡诺,半场被换下的C罗径直离开,就此引爆了火药桶。

面对和稀泥的高层,滕哈格果断打脸:“这种行为是不能被允许的。”


随后,首轮打替补、次轮首发但碌碌无为的C罗,经历了两连败,和滕哈格的关系进一步紧张……而球队社媒关于C罗的内容也越来越少,他也不再是新赛季球衣发布的绝对主角。

事实证明,C罗不再担任主角的日子里,曼联确实变得更好,连战连胜的他们,已经悄然来到了积分榜第5名。

一年前,在夏窗截止日荣归故里的C罗,在社媒深情写道:“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对曼联永不停息的爱。”


然而,一年过后,爱早已被各种琐碎消磨殆尽。

C罗赛后鼓掌向球迷致意。

为世界杯,再忍半年?

明年2月,C罗就将年满38岁。对于永远不服老的C罗而言,他显然不想前往北美或西亚挣快钱,留在五大联赛,仍是他的第一目标。


而在11月,C罗就将迎来个人第五届世界杯,他也将追平马特乌斯,成为出战世界杯届数最多的存在。比起并不赏识自己的滕哈格,国家队老帅桑托斯,显然不会把国家英雄剔除出首发11人。

但一个肉眼可见的事实是,C罗近年来在国家队的出勤和进球数,都呈现逐年下滑态势。

如果过去几年间C罗的缺席,尚可归咎于感染新冠、髋部伤势,那么今年3月世预赛附加赛,2场打满180分钟的C罗未能进球,则着实有些蹉跎的意味。

虽然上赛季在英超打入18球成为银靴,但C罗的衰退,已是不争的事实——
曾经无比强悍的铁人体格,如今也避免不了轮休和养伤,而覆盖整个中前场的射程,如今已经集中到禁区一带。
前队友费迪南德,对这一切看在眼里:“他今年37岁了,但还是和21岁时一样,他不会改变的。C罗现在绝对会十分生气,因为他没能打主力。”

无法正视衰老,是无数巨星都绕不过的那道坎。在费迪南德看来,C罗不相信自己会有表现糟糕的比赛,不相信自己踢得不好,也不相信自己会在比赛中出错。


“他是如此执着于成功,坚信自己的技术和能力,看不到自己失败的一面。”

不过,费迪南德还是补上了一句,“他有时候可能会很挑剔,但你不会看到他在训练强度、注意力和职业精神下降。”

毫无疑问,眼下C罗的“蛰伏”,并不是屈服,至少在没有更靠谱的选择之前,曼联是他保持状态、备战世界杯的选择。

但暂时的和平,有效期或许只有4个月。


Warning: error_log(/home/www/wwwroot/goldwellspring.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813.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www/wwwroot/goldwellspring.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