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书剑在《青春禁忌游戏》挑大梁:很痛苦,很过瘾

“他就像一条毒蛇,或者一匹猎豹。”说起自己在《青春禁忌游戏》里饰演的瓦洛佳,方书剑这样形容道。

中文原创音乐剧《青春禁忌游戏》正在上海美琪大戏院热演,首轮演出14场,持续至9月11日。

方书剑

原剧诞生于1980年代,是苏联女作家柳德米拉·拉祖莫夫斯卡娅创作的经典戏剧,也是苏联新浪潮戏剧代表作品之一。在话剧的舞台上,《青春禁忌游戏》久演不衰,如今,它首次被改编成了音乐剧。

故事中,四名学生带着鲜花与礼物登场,为老师叶莲娜庆生,背后却藏着一场精心策划的游戏。游戏缘于一把钥匙。他们想打开存放考卷的保险柜换答案,叶莲娜拒绝,四名学生展示出与年龄不符的势利、残酷、冷漠,用利诱、劝说、威胁等卑劣手段逼迫老师就范。

全剧配备了四组演员。来自北京人艺的于明加饰演叶莲娜,这也是她首次触电音乐剧。剧中还有许多新生代力量,如《声入人心》里的方书剑、丁辉、刘彬濠,从《爱乐之都》走出来的胡迪、曹牧之等。

于明加

“我以往的角色形象比较乖、比较善良,结局也比较悲。这一次纯粹是操控、布局他人的人设,演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坏人。”在剧中,人气小生方书剑扮演的是学生之一瓦洛佳。

一反以往的舞台形象,第一次演出这样阴暗、复杂的角色,方书剑形容,又痛苦,又过瘾,“他从头到尾都在台上,情绪波动两极分化,挺分裂的,我演起来很痛苦,但也很爽。”

“他们天生这么坏吗?其实不是,可能有原生家庭的影响,我们把这一块拿出来放大,给人物的构成找了理由。每一个人都是由社会、家庭、朋友塑造成现在的自己。”

《青春禁忌游戏》剧照

在原剧善恶博弈和人性思辨的基础上,制作人栾文硕说,他们从原生家庭入手,为几位学生建立了故事背景,他们不仅是单纯的施暴者,也是原生家庭的受害者,人物更立体了。

大幕拉开,一株扭曲交错的绞杀榕,自台口一侧蔓延而出。舞美设计上,舞美设计唐明飞创新性地采用了绞杀榕这一意象——绞杀榕附着母树,但又绞杀母树,象征了剧中异化的师生关系。

“学生就像植物一样依附在树上,把这棵树吞噬、掏空,老师就像被困住、被锁在里面一样。”栾文硕说。

青年作曲家徐唯尊担起了音乐的创作重任。为了让音乐与戏剧紧密结合,他早在一年前就扎入原著,和导演栾岚一起捋剧本中的音乐结构。在他看来,音乐剧的音乐是有角色感的,于是在创作时,他尽量让自己化身为剧中的五个角色,为他们写出最能体现人物状态的主题歌。

流行、嘻哈、爵士、swing、华尔兹……在多元的曲风下,全剧穿插了33首歌曲。随着情节的推进,音乐基调从明快逐渐变化到深沉激烈。师生间的矛盾对立,化作声部之间的交叠冲突,不断碰撞出戏剧的张力,营造紧张的氛围。而一段段独白式的唱段,深入挖掘了人物的情感内心。

《青春禁忌游戏》剧照

在剧中,方书剑有很多高难唱段,不仅要唱,还要会演,考验不小。如今,他唱歌已然有肌肉记忆,“接下来,我不用去抢任何的舞台调度和技巧方法,而是真正成为角色本身,一切技术都是为情感服务的。”

“剧情充满反转,方书剑的角色够变态。他没演过这种坏人,突破很大,声音也挺突出的。”观众陈女士说。

“看完会发现,想要钥匙改成绩只是一个表面上的借口,它把这几个人凑在一起,一切冲突得以展开推进,在不断的冲突中,各人的欲望和内心最深层的恶渐渐得以展现。”观众王小姐说,随着剧情的发展,几位演员不停地隐藏在黑暗里,又走在光明下,这个设计让她惊艳。

“我希望瓦洛佳能够真正地在音乐剧的舞台上被大家记住。”前两场演出结束后,看到观众的反馈,方书剑心里的石头稍微落了地,对接下来的演出也更有信心了。


Warning: error_log(/home/www/wwwroot/goldwellspring.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814.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www/wwwroot/goldwellspring.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