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散步 | 版纳探秘“建筑大师”织布鸟

七月份时,有人调侃说中国有大半的人都在云南旅游,这得益于云南今年旅游政策的放宽。作为一个旅游大省,有太多的活计需要旅游来盘活和运转,不能长期停摆。按规定,我到版纳后需要完成三天两检,两次核酸检测阴性后就不用再做了。第一检是下了飞机拿完行李后完成的,用云南健康码登记信息,做完方可离开机场。次日我在勐仑镇卫生院完成了第二检,收费五元一次,去的时候人也不多,还算顺利,终于获得了后续的通行资格。

到了版纳,就像到达了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外面的世界仿佛与这里无关。在这里,我只需感受热带蓬勃旺盛的生命,充满双目的是高高大大耀眼的绿,不绝于耳的是蓝喉拟啄木鸟快速而短促的叫声,“突突~突突突突~”,无暇翻阅手机看社交媒体,网络热搜都与我无关。那段时间的热搜是“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我想,待在版纳这样的地方就能治好绝大多数自然爱好者的精神内耗。

版纳风光 本文图片均为 三蝶纪 图

版纳风光

在版纳看虫无需多说,版纳就是昆虫的天堂,无论在哪一处都很容易发现昆虫的身影。在版纳观鸟却有一定的难度,因为这里鸟类的看点主要是一些林鸟,除了一些在小灌木上吸食花蜜的鸟和一些在地面活动的鸟,有很多鸟都藏身于高树密林之间,和蓝喉拟啄木鸟一样,只闻其声,找不见鸟影。

虽然和“鸟人”朋友们混迹多年,我还是没有发展成为一个喜欢用望远镜观鸟的“鸟人”。我喜欢的观鸟,是无需用望远镜,肉眼就能看到鸟和鸟类的行为。没想到几天后,我就有了一个这样的观鸟机会。

这个机会来自于版纳园的赵老师,那天他在学员群里发了一段小视频,视频中有一个梨形的草编鸟巢,还有鸟儿来往其间。他说就在吊桥头的大树上,是黄胸织雀筑的巢,让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看到视频我就兴奋了起来,黄胸织雀也叫黄胸织布鸟,这类鸟会用草编织很精致的鸟巢,小时候在科普书上看到就念念不忘,没想到有朝一日能有机会看到它们的真容。

可是,当我走到吊桥找到那棵大树时,却没有看到鸟巢。问了赵老师,他说前一晚鸟巢被吹走了,但是距离植物园几公里之外还有一个地方可以看见。过了几天,他就开车带我们去了。

织雀科旧称织布鸟科,这类鸟大多数都有高超的“纺织技能”,因为属于雀形目又擅长编织,所以后来的鸟类学家将其更名为“织雀”,比“织布鸟”更为精准。织雀科在全世界有100多种,在中国有两种——纹胸织雀和黄胸织雀,两者在中国都主要分布于云南地区。黄胸织雀在世界范围内分布于东南亚和印度次大陆,共有五个亚种,我要去见的就是云南亚种Ploceus philippinus burmanicus。

鸟点位于农田边的一棵高大的菩提树上,远远地就能看到了十来个黄胸织雀鸟巢高高低低地挂在上面,感觉非常神奇。

一棵树上有多个黄胸织雀鸟巢

远看鸟巢已经非常壮观,近看更是被这些鸟儿的作品震撼到,这些鸟巢由细密的草层层编织而成,结构非常精致,作为一个人类,我用双手都无法完成这样的作品。我所见到的巢有几种不同的状态,据赵老师介绍我才知道,这些巢主要由雄鸟编织而成,做一个完整的巢大约需要花费雄鸟18天的时间,这项工作在它们繁殖季节——雨季完成。完全建好的巢是梨形的,下方有很长的垂直管,这个管道就是雌雄织雀进巢的出入口。黄胸织雀进出管口的动作非常迅速,等了很久才抓拍到一张相对清晰的。

黄胸织雀出入已经建好的鸟巢

最新鲜的巢,巢材还是草绿色的,随着叶子枯干慢慢褪色。在巢还没有完全做完的时候,雄鸟就开始向路过的雌鸟展示它们的巢穴。如果雌鸟“看完房”表示接受,雄鸟就会继续将下方的垂直管做完,雌鸟也会参与少量筑巢的后续工作。如果雌鸟看不上雄鸟的巢,雄鸟可能会将已经做了一半的巢废弃掉重新做。

黄胸织雀初期修建阶段的鸟巢

黄胸织雀新鲜的鸟巢

等了好一会,在一个巢边等到了一只雄鸟。黄胸织雀雄鸟的金色头顶十分耀眼,“脸”呈黑色。雄鸟来时带了一根“建材”来到已经做了大半的巢上“加固”。这根“建材”可能是禾本科和棕榈科植物的叶子撕出来的细长条,雄鸟叉着双脚站在巢上,用粗短强壮的喙叼着这根细叶嵌入巢的表面,然后上上下下拉扯,仿佛一位艺术家在创作。

黄胸织雀雄鸟

黄胸织雀雄鸟

雄鸟离开后,来了一只雌鸟来“验收”工程。雌鸟颜色要黯淡很多,与巢的颜色更接近,眼睛上方有一道“白眉”。在鸟类世界很多都是如此,雄鸟鲜艳,雌鸟灰头土脸,雌鸟灰暗的颜色更有利于它们隐藏自己好好繁殖后代。这只雌鸟似乎对这件“作品”饶有兴趣,先是在上面打量了一番,然后又下来看了看,最后跑到巢上也用喙啄了啄巢材,好像在给巢做加工工作。让我们祝愿雄鸟好运,能够找到一位好伴侣把巢完成鸟生大事。

黄胸织雀雌鸟

黄胸织雀雌鸟

除了两种织雀,菩提树上满树的榕果也吸引了其他鸟类到访,其中就有分布于云南西南部的赤胸拟啄木鸟。这种鸟长着鲜红色的头顶,眼睛上下有白色“眼影”。与喜欢吃虫子的啄木鸟不同,赤胸拟啄木鸟喜欢吃植物果实,尤其是热带的各种榕果。它们体型很小,体长只有15厘米左右,菩提树的小榕果对它们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食物。

赤胸拟啄木鸟

可惜我们在版纳的时间有限,不能好好地观察这些织雀更多的行为。要是有足够的时间,我都想亲眼看到一个完整的巢是如何构建出来的,从哪里起始,是怎么编织成现在这样。

据说曾有人拆开一个黄胸织雀的巢,发现里面有3437条细叶,从这里可以推测出它需要飞行的次数和工作量。织布鸟一代复一代延续了这种编织技能,基因密码决定了它们要这样去生存。能够有机会与它们相遇,亲眼见到它们的鸟巢,已经觉得非常幸运。

在树下,我们找到了黄胸织雀的弃巢,摸上去十分轻软,内层还有一些土,我决定带回去留个纪念,这可是黄胸织雀独家制作的2022限量版“包包”。


(本文作者三蝶纪系科普作家,著有《酷虫成长记》《常见海滨动物识别手册》,沉迷观察记录生物多样性。)


Warning: error_log(/home/www/wwwroot/goldwellspring.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813.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www/wwwroot/goldwellspring.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