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刘海粟女儿:纪录片《回家》掺杂大量赝品

2022年6月起,吉林卫视文化纪实栏目《回家》先后五期播出了画家、美术教育家刘海粟(1896-1994)的人生故事。节目中,多位专家学者受访讲述作为“中国新美术运动的拓荒者,是中国新美术教育的奠基人”的刘海粟。
作为刘海粟先生子女中唯一传承家学的传人,刘海粟之女、画家刘蟾曾陪同摄制组走访了多家权威刘海粟作品收藏和研究机构,并辗转上海、常州、安徽黄山等多地拍摄,但出乎意料的是,节目播出时刘蟾毫不知情,她在此前曾多方询问节目制作情况,对方的答复均为尚未完成,而回看这一纪录片时,更大的疑问让她气愤不已,“我陪他们拍摄权威机构收藏的刘海粟作品,在节目中用得很少,反而是来历不明的赝品,被大量使用出镜,这太令人费解了。”刘蟾对《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说。
出镜的多位学者、美术馆馆长近日联合发表声明,认为节目组被不法分子利用,“是以宣扬海粟先生艺术人生为幌子,采取移花接木、鱼目混珠的方式,意图制造上述单位及受访嘉宾为有关伪作‘背书’的假象,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回家》节目组昨天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则解释称,片中作品为网络搜索“刘海粟作品”所得,节目组并不具备真赝辨别能力。

视频:8月15日,刘蟾在上海家中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谈吉林卫视《回家》纪录片中的赝品(05:17) 7月初,刘海粟弟子、画家谢天成无意间看到吉林卫视正在播放电视纪录片《回家·刘海粟特辑》,随后告知刘蟾。

此时的刘蟾大为不解,因为她曾多次询问栏目总监姚树祖节目制作情况,对方的答复均为尚未完成,缘何已经在电视台公开播放,却没有任何告知?

通过节目回看,刘蟾发现《回家·刘海粟特辑》从2022年6月4日开始播放,她所看到的是已经是第五期。更让她震惊的是,节目中涉及多件刘海粟作品出处不明,是明显的赝品,而她曾陪同摄制组走访多地,拍摄了多家国有刘海粟收藏研究机构的权威作品。

晚年刘海粟先生与其所书“留真”二字

声明:受访学者联合表示,拒绝为伪作“背书”

据悉,《回家》是吉林广播电视台制作的一档文化纪实节目,2002年创办至今相继拍摄了一批名人的纪录片,包括陈香梅、杨雪兰,作家茅盾、巴金、老舍、曹禺;画家林风眠、李可染、黄永玉、丁聪;表演艺术家常香玉、袁雪芬、张瑞芳等。

2020年秋天,《回家》栏目组与刘蟾联系,表示计划筹拍刘海粟专辑。刘蟾欣然应允,并抱病陪同摄制组走访多地。

《回家·刘海粟特辑》第五集 孤山一片

从目前仍在吉林广播电视台官方网站上在线播出的第五集“孤山一片”中可见,拍摄涉及上海美专旧址、南京艺术学院、上海复兴路刘海粟旧居、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常州刘海粟美术馆、安徽黄山等。除刘蟾本人外,受邀介绍刘海粟艺术成就的有冯健亲(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副主席,原南京艺术学院院长)、刘伟冬(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原南京艺术学院院长),陈履生(原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阮竣(时任上海刘海粟美术馆馆长)、张安娜(刘海粟夏伊乔纪念馆馆长)等,接受采访者中还出现了刘海粟学生袁拿恩。

与一般文化类纪录片的拍摄手法相似,该片通过历史梳理、实地走访、专家采访等形式讲述海老的艺术成就,其中自然穿插了不少作品。然而,其中部分作品不知出处,被刘蟾认为是赝品,“来历不明、水平拙劣。”

8月12日,冯健亲、阮竣、陈履生、张安娜、梁晓波在《中国文化报》发表“关于吉林广播电视台‘刘海粟专辑’被不法分子利用的严正声明”。南京艺术学院原院长刘伟冬因未能在报社制版前完成个人身份认证流程,按报社规定暂不列名,但他对该声明表示支持。

声明称:“
我等在受访过程中仅就海粟先生艺术事业与成就作出评述,对该节目内多幅来历不明的伪作,事前概不知情。得悉该节目正式播出的内容后,一致认为是以宣扬海粟先生艺术人生为幌子,采取移花接木、鱼目混珠的方式,意图制造上述单位及受访嘉宾为有关伪作‘背书’的假象,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该片经吉林卫视在全国范围正式播出后,对刘海粟先生的艺术成就,及上述单位与我等个人的声誉产生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

刘蟾也提出该专题片“未依约提交样片经其审阅、亦未通知播出的情况下播出,且该片对于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常州刘海粟美术馆、常州刘海粟夏伊乔艺术馆、南京艺术学院拍摄的大量真迹弃而不用,反而突出展示多幅来历不明、水平拙劣的伪作。”

目前,刘蟾已委托律师向吉林广播电视台致函交涉,冯健亲、刘伟冬、阮竣、陈履生等均在声明中表示支持。

但澎湃新闻记者在网上观看的第五集中,多次出镜并讲述海老与之交往的袁拿恩的名字未出现在联合声明的专家之列。据相关刘海粟研究者介绍,在袁拿恩讲话的配图中,出现的是赝品。

刘蟾介绍说,袁拿恩并不是她邀请的,“袁拿恩从1967年开始常常跟随父亲学画,后来他跟我父亲上了二三次黄山。他是我父亲美专一个学生的学生,在小学教书,后我父亲把他调到上海档案局工作,学画用功。此次我带拍摄组上黄山风景区管委会采访,是黄山管委会把他叫到黄山进行采访的。”

澎湃新闻记者求证了栏目组总监姚树祖,他说,当时栏目组飞机到上海后,租车与刘蟾往黄山,原计划在千岛湖接另一位刘海粟的学生赴黄山拍摄,但因身体原因无法成行。到了黄山后,谈及此事,黄山管委会主任等提到了袁拿恩,并临时联系了他。


争议:播放何以不事先告知且回避审阅

在刘蟾委托律师事务所“致吉林广播电视台律师函”中显示,节目组在完成拍摄后承诺播出前会提供样片审阅。然而栏目组播放时间为6月4日至7月2日,栏目组总监姚树祖直至7月5日才递送了“百年一粟”五期系列纪录片,且递送版本与播放版本有出入(详见图片)。


刘蟾委托律师事务所“致吉林广播电视台律师函”

刘蟾在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采访中说,对于节目组要拍摄她的父亲,她是欢迎并支持的,她当时在身体抱恙的情况下陪同摄制组走访多地,摄制组当时也表示会在播出前提供样片,并在播出前告知,因为她要对画作真实性把关,而不是一播了之,直至友人无意间看到自己才得知。

刘蟾在家中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采访

刘蟾家中挂着的刘海粟作品及刘海粟夫妇照片

就此,《澎湃新闻·艺术评论》昨天(8月15日)致电《回家》栏目组总监姚树祖,他从2003年加入节目至今已近20年。他在接受澎湃新闻电话采访时表示,栏目组于8月9日致信刘蟾说明了情况,并提出了补救方案。他本人也于8月12日飞抵上海,希望妥善处理此事。但刘蟾表示身体有恙,不想见面,遂飞回北京。目前姚树祖正在北京居家,自我健康监测7日。

刘蟾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则表示,她没有想到节目组会插入大量赝品,因为这极不尊重她的父亲与她自己,而且感觉有谎言,“所以不想见他,让他与我的律师见面了。”

就审阅问题,姚树祖则说,刘蟾没有亲口提过审片要求,他也没有承诺给刘蟾审片。且依据流程,节目完成后只需单位内部逐级审核。“我们没有权力代表台里把节目先给刘蟾老师审,节目开播20年以来,没有过这个先例。”姚树祖说,“如果她本人提出了审阅要求,我们会逐级上报,但私下我没有这个权力。”

在人情上,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得知电视台需要拍摄自己父亲的专题片时,尤其是担心赝品,倾注了热情亲自陪同走访、提供拍摄资源与权威作品,却直至节目几近播完才无意得知,这确实不合情理。如果栏目组能在播出前听听后人的意见、或者至少在6月播出第一集时提醒收看,也不至于将内含赝品的专题片五集播完后,才开始补救。

姚树祖致信刘蟾信件

在刘蟾看来,她并不是要求审核纪录片的制作,而是作为刘海粟的女儿,对专题片的内容真实与作品真实把关,因为在拍摄中她与相关专家感到节目组不太懂绘画,节目组也曾表示不是绘画研究者。她认为,对向社会公开播放的节目中出现他父亲的作品,而且她与相关权威专家接受采访,所配的作品图片必然需要相关受访专家学者与她自己的把关审核,因为赝品的出现是对刘海粟著作权的明显侵权,她要求审阅是为维护其父亲的作品著作权,无论从何种角度而言,都是在情在理的。

“尤其核心的,当时陪他们去刘海粟美术馆、南京艺术学院等权威机构拍摄我父亲的作品,也是担心节目中出现赝品,但完全没有想到,他们播出前根本没有通知我,而从回放看,居然插入那么多赝品,他们给出的理由是因为不懂书画,但不懂书画为什么不听专家学者与我的意见?”刘蟾对《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说。


疑问:专题片拍摄大量原作何以却多用赝品

大型艺术家专题片涉伪,正是此次引发巨大争议的焦点。

在刘蟾看来,专题片开头和嘉宾采访时的画外音作品,含有多件赝品。她本人作为刘海粟的女儿,帮助引荐了多家权威美术馆和学术机构拍摄,但栏目组却少用权威、无争议的作品不,转而使用不知出处的作品。

她甚至认为,栏目组有利用受访单位和个人在业内的权威地位,为不知出处的作品“背书”之嫌,“我要求他们交出伪作提供者姓名、拍摄场地并说明与其有无经济来往,及说明为什么其拍摄的权威且具公信力的国家美术馆、大学等机构的大量真迹只有一小部分一晃而过,而伪作却不断在片中重复播放的原因?”

那么这些存在争议的作品从何而来?

刘蟾等人认定的《回家·刘海粟特辑》的赝品之一

刘蟾等人认定的《回家·刘海粟特辑》的赝品之一

栏目总监姚树祖的答复是在网上搜索“刘海粟作品”获得的,因为拍摄的素材有限,为了支撑起五集的影片,栏目组一般在做片子后期时,会在网上搜集一些素材。“片中涉及二十余张刘海粟作品,约一半为美术馆官网下载,另一半是网络素材。”

在姚树祖给刘蟾的信中称:“从诸多网站公开、长期地刊示海老画作赝品的角度来看,我们也是受害者。毕竟我们只是电视文艺工作者,而不是书画鉴定者或研究者。”并称,“书画、艺术品、文物造假现象古已有之,并且受利益驱使发展到当下更是愈演愈烈,难以断绝,手段、套路更是五花八门,即便是领域内资深人士、专家也难免上当,又何况我们?”

那么,既然不是鉴定者或研究者,为何拍摄了近一个月的大型专题片却使用了网络上来历不明的作品图,而不规避风险,寻求权威美术馆提供高清大图?

姚树祖此前对使用网上找作品图的原因是纪录片“为了把海老的一生讲述圆满”。而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的回答是:“因为上海四月和五月的静态管理,沟通不便。”并称,“美术馆的官方图无法达到电视媒体制作的‘推进拉远’的要求,但网上的资源可以。”

然而在刘蟾看来,这样的理由都是明显站不住脚的,“难道讲圆满就可以用来历不明的赝品?这根本不是讲圆满,而是侵害我父亲的著作权,影响我父亲的声誉。”而且她此前通过短信催过多次,询问进展,对方都没有拒绝,只是表示很忙,而且当下网络电子时代,上海因疫情的静态管理丝毫不可能影响图片与视频作品的传送。

但面对“作伪古已有之中国画”,作为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电视栏目,放着现场拍摄的没有争议的原作不用,却通过网络搜图,从逻辑上无疑是不能让人信服的。将未采用权威真迹的原作图片归因于上海疫情,这在家属看来更加站不住脚——毕竟两人是有微信与电话的,文件如果以电子邮件或网盘方式发送并非难事。

据关注这一事件的一位刘海粟研究者透露,目前通过网络搜索刘海粟作品确实会出现一大堆赝品,但却没有吉林电视台重点出现的其中一幅赝品,“那幅赝品泼彩山水作品基本上每集都重复出现的,是重点突出的。这幅作品不知道来源是哪里?这里面确实存在着较大的疑问。”

《回家·刘海粟特辑》中重复出现的赝品泼彩山水画,被刘蟾等认定为赝品

刘蟾等人认定的《回家·刘海粟特辑》中的赝品泼彩山水画

 

刘蟾等人认定的《回家·刘海粟特辑》第五集中的赝品之一

刘蟾表示,她这些年见识了很多的他父亲的赝品,说起来让她一直心有余悸,但在电视纪录片《回家》中由她陪同采访拍摄,居然出现弃大量现场拍摄的真迹不用或少用,而去使用赝品,让她感到其中不可思议处非常之多,疑问也非常多,“不排除节目组被赝品制作者利用的可能。”

刘蟾等人认定的《回家·刘海粟特辑》第五集中的赝品之一

刘蟾等认定的《回家·刘海粟特辑》中的赝品之一

对于刘蟾和相关学者的联合声明,姚树祖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坚称:栏目组做的是文化传承工作,希望留下时代的大家,没有任何非法非分的想法,“栏目为公益性拍摄。栏目组没有相关经费给予被拍摄嘉宾及被拍摄单位;在节目创作中各摄制小组更没有权利以任何理由或借口向被拍摄嘉宾及被拍摄单位索要费用。”

但在刘蟾与参与声明的专家看来,这些理由决不是在节目中大量使用赝品的理由。

有资深艺术界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电视制作人员不是书画研究者,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但既然从事的是纪录文化艺术大家的栏目,对艺术大家与文化传承抱以敬畏之心是起码的,对文化名家与名家之后的尊重也是起码的,尤其专题片涉及名家绘画,涉及真赝与暴利,对真赝的把关肯定要请专家或名家后裔进行把关,而明明拍摄了大量原作,却去使用大量赝品,这在逻辑上确实说不通,“不合情理处与匪夷所思处太多,所以不得不让人怀疑节目被造假者利用。”

据悉,在律师函中,刘蟾女士要求吉林卫视就未能在审核中发现该片摄制中故意混入伪作,导致该片播出后所产生的恶劣影响公开致歉;封存上述《回家》栏目“刘海粟特辑(五集)”底片,并对片中所有来历不明的伪作镜头予以删除,重新剪辑并严格审核后,交刘蟾确认后在吉林卫视再次播放,清除影响,以正视听;要求摄制组交出伪作提供者姓名、拍摄场地并说明与其有无经济来往等。

在昨天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回家》栏目组也表示,愿意以积极的态度做后续处理,目前给出的方案是邀请刘蟾对现有《百年一粟》五期系列纪录片逐个镜头进行甄别,筛选相关伪图及赝品,节目组逐一替换。重新剪辑制作节目,在刘蟾审阅后协调卫视频道安排重播。

刘海粟在黄山写生创作

刘海粟 《黄海一线天奇观》 1976 年 纸本设色 刘海粟美术馆藏

刘海粟 《散花坞云海奇观》 1982 年 布面油画 刘海粟美术馆藏

背景:名家之作赝品不断,造假形成产业化

自古以来,名家之作,赝品从来不断。无论是古代的唐伯虎、董其昌,还是近现代的齐白石、傅抱石、李可染,都是造假的“重灾区”。

在当下,无论是虚拟的网络、还是需要真金白银去举牌的拍卖行,都存在着大量赝品伪作。但按照惯例,拍卖行对真假并不承担责任,所有风险在买方。正是因为这类“护身符”,拍场中的赝品因之不绝如缕。

2020年8月,刘蟾(左)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从一件刘海粟“九上黄山”的作品解读刘海粟笔墨特点

2020年,上海刘海粟美术馆曾以圆桌讨论的形式解读一件社会上流传的、署名为刘海粟的巨幅泼彩山水作品,并引发了对该作风格、真赝及刘海粟艺术教育思想与笔墨追求的讨论。

“因为暴利,现在名家作品的做假已不是古代的个人或商铺造假,已经形成一条龙的产业化、集团化,以前的‘后门造’、‘苏州片’与之相比只能算小巫见大巫了。而且无孔不入,除了涉嫌利用电视台拍摄纪录片混入大量伪作之外,还有大量的假画册和掺假画册,最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艺术大师刘海粟的朋友圈》一书(2022年3月第一次印刷本)配图就出现了大量伪作,被家属发现后,也未能全部收回销毁,而假画集团就可以利用这些正式的出版物作为著录来上拍或欺骗私洽买家。”收藏家陈利说。

《艺术大师:刘海粟的朋友圈》一书(2022年3月第一次印刷本)出现过大量赝品

据相关人士介绍,在2016年播出的《鲁豫大咖一日行》的节目中,某地产大亨曾展示其收藏的一张丈二匹的刘海粟泼彩山水横轴,并说:“刘海粟十上黄山,画了10张黄山的丈二匹,我现在收了9张。剩下的一张不知道在哪儿,要是知道就拿东西换一换了。”刘蟾听到了只有无奈地笑笑。上海刘海粟美术馆的研究人员也曾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也许是我们孤陋寡闻,但从未在学界听过有这一说法。”与刘海粟同去黄山的随行人员也表示未有过这样的说法。

 


Warning: error_log(/home/www/wwwroot/goldwellspring.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2817.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www/wwwroot/goldwellspring.com/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66